oreo餅餅

【Mcpricely】I won't say I'm in love

*音乐剧The Book Of Mormon
*CP:Elder Price(Kevin Price)/Elder“Connor”McKinley
*大概ooc…
第一章
  “这不正常!”这是小学五年级的Connor McKinley、第一次对同为男性的友人Steve Blade感到心跳加速时对自己说的话。 “男孩该和女孩在一起才对!”出身于一个传统摩门家庭的Connor从小便知道这道理。他第一次知道这道理是通过教会中牧师的一番言论,头发苍白的老牧师站立在讲台前,“上帝创造的是亚当与伊娃!可不是亚当与艾瑞克!或安娜与伊娃!上帝创造的是一男一女!”当时牧师用的沙哑的声音愤怒的向信众们诉说着,瘦削的身躯也随着他激动的情绪抖震起来,气得满面通红的老人和他那天的演讲在年幼的Connor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,却无法理解当中的意思。
  Connor第二次知道这道理是在他七岁的感恩节,最年长的哥哥从纽约回来盐湖城时。他还记得桌上放满了哥哥最爱的食物,以及母亲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煮的火鸡,最后通通被盛怒的父亲打翻在地上。 “我没有你这个儿子!”父亲对哥哥怒吼着,并一边狠狠的把哥哥、和他身边另一名男子推出门外,一边大叫“你们会下地狱的!”“上帝最讨厌基佬! ”。 Connor能做的只是和姐姐一起紧贴在门旁的玻璃窗上,目送着他们的哥哥、和他的丈夫。他们俩看着他的哥哥紧紧的靠在他的丈夫,像小孩般啜泣着。哥哥的丈夫则把手放在他的背上,温柔的吻了他湿润的眼角,离开了这个无法接受他们的家。当时的Connor迷惑的看向他的母亲,他无法理解父亲的愤怒,所以他小声的问“为什么爸爸要把他们赶出去?他们做了什么?”母亲无奈的看着她的小儿子,她深蓝色的眼瞳里充满着失望和悲伤,和一种Connor无法理解情绪,她把他抱进怀里“没有,Connor。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。”母亲的回答令Connor更困惑“那到底是为什么?”他问。 “他只是爱上了一个他不应该爱上的人。”母亲回答。
  “Connor!你怎么了?”一把熟悉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,他回过神来,发现他的好友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。 “我没事,Steve。真的。”Connor别过脸来,他现在可不能直视Steve的脸,天知道他会不会露出破绽,要知道他昨天才梦见自己跟Steve身处孤岛,在海上/裸/泳,然后……(Turn it off!!)。 Steve似乎不太相信他,他讽刺的回答“你要知道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说自己没事的人都是在说谎的。我可不买这一套,Connor。你最好现在告诉我,我可没有那个耐性。”Connor紧张的瞄了一眼他的友人,回答“那我就是那百分之零点零一的人,我真的没事,我只是在发白日梦。”我可没有说谎,我真的是在发白日梦,Connor对自己说。 “那好吧,如果你有什么烦恼一样要告诉我,我们可是好兄弟呢!”Steve的表情看来充满怀疑,但最后还是放他一马,不再追问可怜的Connor。
  “好兄弟”Connor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刚才Steve的话语,“只是好兄弟”Connor失望的苦笑着。 “这不正常。”他对自己说,脑里却再次回想起昨晚的梦境。 “关掉它!Connor!把那该死的念头关掉!”

【HP/FB】Obseurus *重發(Draco/Harry Newt/Credence)

第一章<上>
跟Credence结婚已经快十几年了,Newt一边奋力的阻止Niffler从皮箱里逃走,一边心不在焉的思考着。
  结婚超过十年了还是没有孩子,这异常的情况令连远至美国的Tina都为感到他们担心,每一次探望友人时都忍不住会问他们到底有怎样的家庭计划、打算什么时候才会有小孩之类的。
  Newt也不是不喜欢现在跟Credence二人世界、甜甜蜜蜜的日子,但他也不得不承认,他们俩年纪也不小了,与Credence同年龄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有至少一个小孩了,而且Theseus*的那些可怕的咆哮信'轰炸'也令他萌生起当父亲的想法。可惜的是他的伴侣Mrs Scramander(划掉)另一位Mr Scramander似乎没有这打算。
  “Newt!Newt!”心爱的丈夫那急切的叫唤声令他回神过来,回头看向爱人时却被黑发少年(他还算是少年吗喂-_-#)那惊恐的脸容时吓了一跳。梅林啊!到底发生了多严重的事情才会令向来冷静Credence吓得花容失色(划掉)惊惶失措啊!要知道自从Grindelwand被Professor Dumbledore关进诺曼加监狱后,Newt就再也没看过少年惊恐万分的样子了。
  “Newt!我想你应该看看这!”只见Credence一脸苍白的盯着他看,还手持着一份当天的《预言家日报》。他黑色的卷发因为汗水而紧贴着瘦削的脸庞上,满布一道道疤痕的手更因为紧张而抖震起来。 Newt发誓他可以看到Credence快要化成Obseurus。看到如同受惊的Mooncalf*一样的Credence,Newt不禁心痛起来,连忙为Credence泡了一杯红茶(不魁是英国人…-_-#),尝试用红茶的香气令他冷静下来。
  “亲爱的,冷静点。一切的问题都会被解决的,Credence.我就在你身边。”Newt一边安慰着Credence,一边亲吻着他的额头。 “Newt,你一定要看看这!”Credence紧张的心情似乎被安抚了不少,却没有接受Newt精心泡制的红茶。只见他用更强硬的态度再次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,并把那份《预言家日报》半强/迫的塞了给他的丈夫。
  Newt顺从的接过日报,一翻开报纸,便发现那篇出自他的初恋Rita Skeeter*手笔的报章,上面有着用黑色加粗字体【救世主受麻瓜亲戚虐/待惨被逼成Obseurus】那相当抢眼的标题。他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把整篇报道读完,并固意忽视当中大量批评Professor Dumbledore的内容。 Newt面色沉重的放下手上的报纸,“看来我们得要与伟大的Harry Potter来一场‘友好’的会面了。”他无奈的对他那世界上唯一的成年默然者丈夫说。

*Thesus Scramander是Newt Scramander的哥哥,是战争英雄,FB里也有提及过。
*月痴兽 (Mooncalf)是一种非常腼腆的动物,只有在满月的晚上才会从洞里出来。月痴兽的皮肤光滑,呈淡灰色。它有四条细长的瘦腿,下面是四只扁平的大脚板。月痴兽的头顶又一双圆鼓鼓的眼睛。月痴兽一到月光下就会用两条后腿站立,开始跳非常复杂的舞蹈。
*官方设定Newt Scramander的初恋为Leta Lestrange, 但为了剧情发展,在这篇文里,我把她改成了Rita Skeeter.(嗯才不是因为写了一大半才发现自己写错了呢!嗯才不是呢!←_←)

如果亲们觉得这文很熟悉、好像在哪里看过的话,没错这就是以前那只超烦的Niffler图的文,Oreo现在开始重新编辑这垃/圾,希望可以令它变得比较不这么垃/圾←_←(是因为Oreo以前不会发文贴啦!Oreo也不想这样发文啦!(>﹏< )如果造成大家的不便真是非常抱歉!!)

記梗/腦洞

Title: I won't say I'm in love
Summary: Connor McKinley在五年级時,發現自己對好友Steve Blade有着那些“非常奇怪的感情”,幻想着他們兩人在荒島上/裸/泳,然後Steve試圖……信奉摩門教的Connor深知上帝痛恨同/性/戀的事實,開始對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恥,每晚都受到“spooky mormon hell dream”的折磨。幾經辛苦,Elder McKinley終於成功把對Steve的那些“非常奇怪的感情”關掉,一切似乎回復正常。直到十年後的某天,平衡再次被破壞,Elder Price的來到令重新找回他腦袋中的那個“gay box”……


第二十六章:關禁閉<上>

    一朝早晨,安靜的圖書館中坐滿了一眾小巫師們,大部份的學生手上部有着一根羽毛筆,飛快的在羊皮纸上書寫着,似乎是要為即将来临的考試作好萬全的準備。在這羣好學生當中,也理所當然的夾雜著一些害群之馬,而Ron和Harry便是這班游手好閑、毫無上進之心的一員。

    “早安我的朋友,昨晚有發了個美夢嗎?”粗神經的紅髮男孩無視四周學長學姐憤怒的眼神,大聲的向他的好兄弟問好,他一副精神煥發、活力沖沛的樣子,看來他才是發了個好夢的人。反觀我們Gryffindor的黃金男孩、問題的對象,黑色的亂髮像經過一番折騰一樣,頭部的中心還坐着一只疲憊不堪的Niffler,活像一個鳥巢。“Merlin!Harry你昨晚是去打仗了嗎!”看到友人蒼白得發青的面色,Ron不禁驚嘆的問。“我很好,Ron。我很好。”黑髮男孩隨便的回答道,為免做成友人的擔憂,他還貼心的說了個謊,但他眼瞳下的黑眼圈卻把他完全的出賣,還令他看起來跟一只熊貓沒有分別(劃掉)。

    “Harry你……”紅髮男孩似乎已經識穿了救世主善意的謊言,並不打算就此放棄,誓要從黑髮男孩口中套出真相來。幸運的是,梅林也看來不想讓大偵探Ron找出真相,於是為這名因睡眠不足而無力自救的救世主派來了一位救兵。“我真是糊塗!竟然連這也沒有發現!”Ron的問話最後被一把熟悉的聲音打斷,Harry緩緩的抬起頭來,只見Gryffindor鐵三角的最後一員-Hermione如疾風般快步向他們倆走來,手上還抱着一本厚得跟字典無異的書本。

    “怎麼了Mione?你是忘記了為考試温習嗎?不用擔心!你絕對不是唯一一個沒有温習的人,我們倆也沒有,也不打算去!對吧Harry?”小女巫的到來成功分散了這只好奇的紅色小獅子的注意,他一邊拍着好兄弟的肩膀,一邊帶着莫名的自信安慰女孩。“What!他們倆竟然沒有温書!看來接下來的時間我要好好監督你們才行!”嚴格的Hermione媽媽怎能容許她的孩子變得如此懶散呢!她一聽到她的孩子竟然被面前的Ron帶壞,連忙把Harry拉開紅髮男孩的身邊。

    “……不是!我說的是另一件事,Nicholas Flamel,還記得嗎?”小女巫果然是盡責的,雖然被分了心,還是把話題帶回重要的事情上,她用只有他們三人才能聽的聲量說,生怕會被You-Know-Who知道重要的情報一樣。“So……昨晚我在閱讀,你知道的,只是一些簡單、輕鬆的課餘後的閱讀……”Hermione把那本像百科全書一樣厚、重得要死的書放在桌上,快速的翻開書頁。“你叫這簡單、輕鬆的閱讀?!”Ron顯然為Hermione驚人的閱讀量而大吃一驚,他忍不住打斷她的話道。“對!Ron你不要再插話讓我說完!”小女巫向他反了個白眼,並無視兩人驚訝的眼神,繼續說明她的新發現。

    “You see……我一直覺得Nicholas Flamel這個名字很熟悉,直到昨晚,我才記起他就是魔法石的制造者!”Hermione興高采烈的說着,絲毫沒有注意到兩個男孩疑惑的神情。“等等……甚麼是魔法石?”一頭冒水的兩人看了對方一眼,卻依然不知答案,Ron只好冒着被小女巫諷刺的風險,問出了那個所有人也想知道的問題。“Merlin啊!你竟然連魔法石也不知道!還不打算温書!”Hermione吃驚的說,最後無奈的搖了摇頭,還是貼心的為從來也不閱讀的兩人介紹,“魔法石是一塊人工制造、具有惊人功能。”她翻開有關的書頁, “它可以把任何金属变成纯金,最重要的是,它还能制造出长生不老药,使喝了这种药的人永远不死。”小女巫把兩人拉近自己,用更為細小的聲量耳聲,“這就是Snape放巨怪進來的原因,這就是You-Know-Who一直在尋找的東西。”

    聽到小女巫剛才的話,Ron和Harry都吃驚不已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Snape想要用魔法石把You-Who-Know復活?!”紅髮男孩震驚的說,“Merlin!我們一定要阻止他!”他憤怒的向偉大的梅林發誓。“唔……”Harry猶疑的沉思着,雖然他一直相信Snape的清白,卻在經過昨晚的所見所聞後,開始對他的推論有點動搖。“不管Snape他是不是真的犯人,我只知道我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綫索-Hagrid。”

第二十五章:心中的渴望

    Harry輕輕的推開面前的木門,古舊破爛的木發出嘎嘎吱吱的微弱聲音,Draco細心的擋在愛人身前,身先士卒的先行走進門後,再三確認門後並沒有甚麼危險的東西,才願意讓黑髮男孩一同進去。Harry緊緊跟在Draco身後,進入門後的房間後,他把懷中的Niffler放在頭上,並小心翼翼的關上身後的門,沒有發出半點聲響。

    再次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,單纯的奇獸瞪大圓滚滚的眼睛,豆子般的黑眼睛好奇的四處張望。牠仔細的觀察着眼前的一切,在救世主的頭顶上爬來爬去,好動的動過不停,把男孩本來便凌亂得像個鳥巢一樣的頭髮弄得不堪入目。“好了好了,Niffler你乖乖聽話。”Harry用無奈的語氣試圖安抚激動的奇獸,只好再次把牠抱進懷裏。

    Harry轉過身來,面前的房間極為空曠,沒有甚麼重要的寶物,連一般普通的家具也沒有,整個房間裡只有一塊看來十分古舊的鏡子,實在令人無法理解設計者的本意。懷中的Niffler從他的臂彎中逃出,快速的跑到鏡子前,牠一看到鏡子裡的倒影,便伸出小爪發瘋似的不斷摸着鏡中的影像,似乎是要把鏡中的東西據為己有。Harry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缓步走到這面鏡子前,抚摸着黑色奇獸的頭。奇獸馬上停止牠那怪異的行為,快步的跳進金髮男孩的懷中。

    Harry獨自站在鏡子前,卻在看到镜中的倒影後大吃一驚。鏡中的影像除了有着他本人的倒影後,身旁還站着另外兩個人。兩個Harry從來沒見過的人,卻令他有一種莫名的熟悉和温暖。“媽媽?”黑髮男孩試探性的向鏡中那名跟他有着相同眼瞳的女士問道。镜中的女人流露出一個感動的眼神,温柔的微笑起來,並輕輕的點了點頭。“爸爸?”得到‘母親’的首肯,Harry轉向身旁的男人,再次試探性的叫喚着。鏡中與他五官相似的男士露齒而笑,並用手拍了拍男孩的肩膀。

    “Harry?你到底在說甚麼?”在附近一直看着的Draco對於愛人的話語一頭霧水,只好詢問對方的意思。“Draco!快來見見我的父母!他們就在鏡子裏!”Harry並沒有解答對方的疑問,只是一股作氣的拼命把金髮男孩拉到鏡前。Draco無奈的嘆息,最後還是鬥不過心裏的好奇心和倔強的救世主,他把懷中的Niffler歸還给黑髮男孩,獨自站在鏡前。“Harry我沒有看到你的父母啊?”Draco盯着鏡中的倒影,卻出現節然不同的境像。

    “Draco你在說甚麼啊?我剛才才見到他們啊!”Harry顯然對於對方的回答有點失望,聲音開始抖震起來。Draco抬頭看了看金色鏡框上的文字,馬上恍然大悟。他從袍子中拿出魔杖,輕輕的揮了揮,鏡框上的字母被重新排列。“我只會展示出你心裏的欲望。”Harry把鏡框上被重新排列的文字朗讀出來,卻在得知當中的意思後忍不住流下淚來。

    “Harry,”金髮男孩走到爱人面前,温柔的叫喚着他的名字,“不要哭,我還在這裏。”Draco把哭泣不止的黑髮男孩擁進懷裏,並輕聲的向他耳语道。Harry也靠進他的擁抱裏,默不作聲的流下淚來。他們倆誰也沒有說话,誰也不願打破這聆靜的遍刻。

    “不過Draco,那鏡子不是會展示出人們的渴望嗎?那你的渴望是甚麼?”在回程的路上,Harry好奇的詢問。對於救世主的問題,铂金髮的男孩並沒有作出回答,只是牵着這只綠眼小獅子的手,看着窗外的明月,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,彷彿他已經得到他所渴求的一切一樣。

【FB】紅線
第四章

    海浪拍打着輪船的船身,發出沙沙的聲音。在伊莉沙白號上,旅人纷紛走到圍籬前,交頭接耳的討論着對旅程的期待,興的看着那遍續漸靠近的新大陸。在這遍自由的土地上,自由女神帶着后冠,高舉那永遠不會熄滅的火炬,顯示出美國人民的精神。海鳥們在空中飛舞着,向眾人唱出歡迎的樂曲。

    Newt依舊穿着那孔雀藍色的大衣,淺棕色的短髮在陽光照射下閃耀着,他獨自坐在長椅,好奇的觀察着四周的環境。“咔!”男人身旁的棕色皮箱突然發出一個小小的聲響,他低頭一看,皮箱的金屬鎖莫名的鬆開了,彷彿是被甚麼看不到生物故意打開一樣。Newt卻沒有像一般人一樣慌張,他冷靜的把皮箱抱進懷裏,重新把鬆開的金屬鎖上鎖,並用慈母般温柔的語氣對皮箱說,“Demiguise,好了好了,我們快要到了,再等一會兒吧。”聽到男人的話語,皮箱中的奇獸有點厭煩的小聲叫了一聲,似是在抱怨主人讓牠漫長而沉悶的等待。

    受到對方的抱怨,Newt也放棄繼續說服奇獸的打算,只是靜心的等待着輪船靠岸的一刻。他看着無名指中的紅線,紅線的長度隨著輪船的移動漸漸縮短,他馬上露出一個期待的微笑。多年來Newt一直東奔西跑,去了多個不同的國家,見識了異國的文化,也拯救了不少被欺壓的奇獸。雖然他一直聲稱是為了完成對奇獸們的研究,拯救那些因誤解而惨被麻瓜們傷害的奇獸們,以及為了完成他的作品《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》,當然這一切也非常重要,但背後隱藏著另一個原因,一個只有Newt他知道的原因。

    Newt閉上他那海藍色的眼瞳,輕輕的吻了無名指上的红線,心裏向偉大的梅林深深的道謝。經過多年的尋找,環遊世界各國,卻一直都找不到紅線的另一方的主人,其實已經令他萌生起想要放棄的念頭了。這次的美國之旅除了把身為Thunderbird的Freak放回牠的故鄉,回歸自然,和購買粉紅色蒲絨绒作為生日禮物外,也將會是他最後一次的尋找,卻沒想到竟然會意外收獲。

    Newt抬起頭,望着面前一望無際的大海,在陽光的照耀下,碧海發出閃耀的光芒。他悄悄的看了看四周旅人們左手無名指上的紅線,人海忙忙,船上的人們有男有女,有年事已高的老人,也有天真可愛的小孩,大家左手無名指上都連着一條紅線,卻沒有一條連結着Newt的。他低頭看着自己的紅線,不知連接着我的紅線的另一方,會是個怎樣的人呢?

    Newt再次向紅線獻上一個誠肯的親吻,彷彿是向愛人示愛一樣。多年的尋找,我終於找到你了,Newt看着手上的紅線想。我命中注定的愛人,你會是個怎樣的人呢?是女生還是男生?是麻瓜還是巫師?不管你是個怎樣的人,我也想見你一面。Newt的嘴角微微向上彎,露出一個無比温柔的表情,真是很想知道呢,關於你的一切。
 


第二十四章:魔鏡啊魔鏡<下>
  當這本沉重的書本被打開時,Draco馬上為這行為感到後悔。在泛黃的書頁中,一名陌生男人的臉孔突然出現,並露出痛不欲生的神情,臉容扭曲的扭動着,彷彿是要脱離施在書上的封印一樣,發出生不如死的尖叫聲。
  尖銳的惨叫聲在夜靜更深的禁書區中回響着,如此可怕的聲響簡直可以說是驚天動地、石破天惊,連本來沉醉在熟睡之中的Niffler也無法忍受,連忙躲進Harry的懷中。可能是因為Obseurus的關係,Harry的感官似乎比一般人還要敏/感,此時的巨響彷彿近在耳邊一樣,令人震耳欲聋。面對這樣的刺激,反射神經令他無意識的用手掩蓋着聆敏的耳朵,手上的油燈也隨即掉落在地面,發出巨大的聲響。
  失去了燈光的照耀,兩人四周的環境變得漆黑一片,那痛苦的叫聲在他們的耳邊回響着,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趨勢,好像是受到了甚麼可怕的折磨一樣。Draco強忍着蓋住耳朵的念頭,快速的關上了書,並把它塞回書架裏,整個過程一氣呵成,毫無一絲的猶疑。尖叫聲的殘響依然在空擴的禁書區中回蕩着,“對不起Harry,是我一時大意了。”Slytherin的鉑金王子放下身段,坦言的對愛人承認錯誤。
  “是誰在那邊!”正當Harry張嘴準備回答時,一把沙啞的聲音從遠處傳來,顯然是在責備他們沒經許可進入禁書區的行為。“是Filch!快逃!”Harry一手抱着受驚的Niffler,快速的撿起掉落在地上的隱形衣,拉着男友的手臂準備逃亡。一提起Filch,Draco馬上回想起老人的種種可怕的謠言,腦海中浮現出那些驚悚、噁心的畫面,“糟了!Harry快跑!”他一面驚恐的小聲說。
  老人手上的油燈發出微弱的光芒,照亮着陰暗的環境,腳步聲慢慢的靠近受驚的男孩們。“呯!呯!”Harry用手按着自己的左邊胸口,他簡直可以清楚聽到那加速的心跳,緊握着Draco手臂的右手也開始不自控的抖了起來。“Harry冷靜點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”他對自己心想,強迫自己平靜下來,他可不想失控化成Obseurus。
  老人一步一步的走近他們所在的書架前,面上露出陰森可怕的冷笑。意識到愛人的慌張,Draco左手牢牢的握着黑髮男孩因緊張而變得冰冷的小手,右手拉了拉盖在兩人身上的隱形衣,“Harry,抱緊Niffler。我們要跑了!”他對愛人耳聲,並露出一個安慰的微笑。Harry右手抱着奇獸,左手牽着Draco的手,輕輕的點了點頭,表示明白。
  兩人不動聲色的在眾多的書架中穿梭着,遠離了老人的追捕。“呼!終於沒事了!”Harry深深的呼了口氣,放下了心頭大石。正當他們以為已經平安無事、成功逃過大難時,卻在轉角處遇到他們最不想看到的人-Professor Snape沉着面的威脅着Professor Quirrell!“我相信你應該不想與我為敵吧!”黑髮男人用厭惡的眼神看着面前慌張的男人,咬牙切齒的警告着對方,“你最好決定究竟要對誰效忠!”Professor Snape說。可憐的Professor Quirrell背靠着牆,委屈的說,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根本不……不知道你……你在說甚麼。”
  Flich突然從遠處跑來,手上還拿着一個破掉的油燈,“兩位教授,我在禁書區裏找到這個。”。他露出怪異的笑容,說,“這還是熱的,看來有學生偷偷溜出來了。”眼見對方絕對不會肯表明自己的立場,Professor Snape厭煩的反了個白眼,緩步的離開了,臨走前還狠狠的盯了他們兩人的方向一下。Professor Quirrell也悄悄的跟着他離開,眼角還流出一滴眼淚。
  剛才的事情為男孩們帶來了太大的沖擊,他們只能沉默的前進着,誰也不敢談論這件事。“所以……Ron是對的嗎……”Harry小聲的自言自語,本來的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,但經過這件事後,他開始為自己的理論感到動搖。“甚麼?”聽到愛人的話,Draco好奇的問。“Ron說是Snape在萬聖節宴會放巨怪進來的……為了偷三樓禁區裏的那樣東西……”Harry不自覺的解答了Draco的問題,卻在意識到自己說漏嘴時慌張起來,連忙用手蓋着嘴巴。
  “三樓的禁區?”Draco懷疑的看着救世主,“Harry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!你是不是私自去過三樓的禁區!快點告訴我!”铂金髮的男孩緊抓着爱人的肩膀,開始質問對方。Harry無奈的嘆了口氣,他果然不太能保守袐密,這一定是有個Hufflepuff出身的監護人的錯!Harry心想。(Newt:乞嚏!是誰在說我的壞話!)
  最後Harry還是選擇了向對方說出一切,並見證着Draco的面色從正常變成紅色,再從紅色變成黑色。“Dra……Draco,你放心吧!Fluffy一點也不危險的!”救世主努力的試圖說服對方,卻一點功效也沒有。“Harry那可是三頭巨犬!跟你懷中的Niffler是完全不同的生物!你不可以把牠當作寵物的!”Draco鐵着面反對他的理論,他煩惱的用手扶着額頭。“不管怎麼說,我跟他相識多年,清楚知道他的為人,教父絕對不可能是犯人。”Draco說。
  說着說着,他們已經來到了一道陌生的門前……

第二十四章:魔鏡啊魔鏡<中>

    “Draco你找到沒有?”在空無一人的禁書區中,突然傳來救世主的聲音。“還没有啊……Harry你冷靜點,我們還有一整晚的時間來找資料啊。”在微弱的燈火照明下,鉑金髮的男孩從一個又一個的書架中慢慢的搜尋,並镇定的回答自家男友的問題,毫无一絲緊張的心情。

    “不過說起來,那個Nicolas Flamel到底是誰?”Draco一邊好奇的問,試圖從愛人口中套話,一邊靠着微弱的燈光在書架上尋找着。“就是因為不知道才要找他的資料啊!別說這個了,你到底找到了沒有?”Harry從隱形衣中伸出一只瘦削的手,手上還提着一個油燈,用細小的火光為Draco照明。面對對方的問題,他用一種理所當然的語氣簡略的回答,並巧妙的轉移了話題。Harry可不想讓對方知道太多資訊,這是Hagrid跟他們三人的袐密,而且以Draco的性格,如果被他知道三頭巨犬的存在,絕對會大吵大鬧,告訴他那最愛的Daddy,那可不是Harry的一兩句‘我愛你’能解決的。

    “好了好了,我不會再問了。”Harry再一次的催促令Draco打消繼續套話多念頭,剛才在Gryffindor宿舍門前的小鬧劇已經令對方的心情跌至谷底,他可不想跟救世主分手。Draco蒼白的手觸摸着書背,仔細的看着書本的標題,想要找出一本有可能與Nicolas Flamel有關的書籍。“讓我看看……《强力药剂》……《至毒魔法》……《咒语之书》……”他不自覺的讀出書名,卻沒有發現任何寫有Nicolas Flamel這兩個字的書本。

    Draco無奈的嘆了嘆氣,單單是看着這些書籍的書背已經令他頭暈目眩、眼睛昏花了。更別提禁書區那龐大的藏書量了,他們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,也只是看了一個書架的書籍,後面還有十多個書架呢!他用手擦了擦眼睛,並往自己的臉頰狠狠的拍了兩下,想要令自己清醒過來,繼續這沉悶而無聊的工作。

    這絕對不是我所期待的約會,Draco心想。他拍了拍衣服上從那些古舊的書本沾上的灰塵,一面可惜的看着自己的巫師袍,聽到Harry的邀請,還以為這會是個浪漫的約會,結果原來只是拉他來做這不討好的工作,害他空歡喜一場。他心不在焉的從書架底部拿起的一本黑色大书,不過這也没辨法啊!誰讓他是Harry的男朋友,身為救世主的愛人,當然要為他解決這些麻煩的事情,Draco心想,並拍了拍大書封面上的塵埃。

    不過如果我沒有跟他來禁書區,Harry又會找誰跟他來呢?Draco回頭看了看一頭冒水的Harry,突然開始思考這個問題,並在腦海中出現幾個人名。是Longbottom?還是那個麻瓜種女孩?Draco回過頭來,盯着手上那本大書。無論誰也好,總之不是那只可惡的红毛鼬鼠就好了!他憤憤的想,並搖了搖頭想要無視這些惱人的想法。一想起Weasley,他想起那只鼬鼠坐在Harry身旁的場境,還親密的握着Harry的手!那可是Harry!他的Harry!Draco馬上因為腦中的念頭而嫉恨不已,他強忍着暴打Weasley一番的沖動,打開了那本黑色的大書……
 

【FB】紅線
第三章

    “……dence!Credence!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!”聽到一把溫柔的聲音叫喚自己的名字,Credence才能回過神來。“我……我……對不起Tina。”少年誠實的對自己的不專注道歉,並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間上沾滿了自己的鮮血的皮帶。意識到眼前的並不是那殘酷的母親,而是温柔的姐姐Tina,Credence馬上停止觸摸皮帶的動作,自然的把雙手放在大腿上。

    “她……還有……打你嗎?”Tina面有難色的看着瘦削的弟弟,試圖打聽對方的近況。她悄悄的打量着Credence,跟同年齡的少年相比,他實在是太瘦弱的,雖然有着衣服阻擋,依然可以得知男孩身體過瘦的事實。他的背部輕微的彎着,這顯然是他個性自卑的証明。他的皮膚極為乾燥,膚色更是病態的蒼白,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更為驚人。

    Tina的視線向下移動,當她看到男孩的雙手時,差點兒沒能忍住向Mary Lou施惡咒的念頭。少年的手上佈滿了一道又一道令人髮指的傷痕,表示出母親殘忍的所作所為。“伸出手來,讓我看看。”Tina盡力隱藏心中的憤怒,平靜的說。“Ti……Tina!那……那不是母親打的!那是……那是我自己不小心弄到的!”Credence把手放在口袋着,試圖隱瞞真相,並向姐姐說的個可信性不太高的謊話。“不要讓我說第二遍!伸出手!Now!”Tina並沒有相信這荒誕的謊言,用更為強硬的語氣再次重覆了一遍。這令Credence嚇了一跳,馬上固執的搖了搖頭,最後卻在對方心疼的眼神中伸出了手。

    Tina心疼的摸了摸弟弟冰冷的手掌,她不滿的皺了皺眉,心裏不停的責駡着造成這些傷痕的兇手。“Ti……Tina!你聽我說,母親真的沒有打我。是我在發傳單時,不小心被紙割傷的……”雖然如此,生性善良的Credence依然不肯說出真相,說出一個又一個的謊言,為母親可怕的行為辯護,卻因為底氣不足而越來越小聲。“It's gonna be ok now,Credence. I'm here with you.”Tina從手袋中拿出魔杖,並用杖尖指着弟弟手上的傷口,一邊安慰着少年,一邊施着魔咒。

    Credence手上的傷痕續漸消失,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。Credence抬起自己的左手,驚奇的看着自己的手掌,雖然Mr Graves也對他做過相同的事情,他卻每次也感到很不可思異。“謝謝你,Tina。”他輕聲的向姐姐道謝,並露出一個苦笑。

   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Tina左手的無名指,一條幼細的紅線捆綁在女人的手指上,連上另一個不知明的地方。他低頭看着自己的紅線,不是Tina,少年垂下頭,有點失望的想。

    不知連接着Tina的紅線的另一方,會是個怎樣的人呢?Mr Graves的又會是誰呢?看着姐姐手上的紅線,少年陷入了沉思。說不定Tina就是Mr Graves的另一半,少年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如此的奇想。Ha!怎麼可能!我真是想太多了!Credence露出無奈的笑容,為自己那奇怪的念頭忍不着笑了出來。

    不過……Credence再次抬起左手,看着自己的無名指。不知連接着我的紅線的另一方,又會是個怎樣的人呢?是女生還是男生?是比我年長還是年輕?Credence閉上他黑色的眼瞳,輕輕的靠在姐姐身上。真是很想知道呢,關於你的一切。


第二十四章:魔鏡啊魔鏡<上>

    深夜,校園裏夜闌人靜,除了幾名不太聽話的問題學生,大部分小巫師們早已筋疲力盡,乖乖的回到了宿舍,沉沉的進入了夢鄉。鉑金髮的男孩穿上黑沉沉的巫師袍,快步的向着Gryffindor宿舍門口進發。他從袍子中拿出一把精緻的髮梳,站在一幅畫着一名身形較圓潤的貴婦人的畫作前,仔細的打理着自己的秀髮。Draco黑色的袍子上還扣着一個鑲有海藍色寶石的胸針,這是Harry送給他的第一件禮物,平常他可不捨得用的,生怕會造成一點兒的痕跡。

    不過今天是特別的,Draco一邊照着鏡子整理衣妝,一邊靜心等待着愛人。當他再次拿起髮梳時,一把女性的聲音卻阻止了他。“少年啊!你的頭髮已經夠整齊了,我想救世主不會介意的。真的不要再梳了,這樣下去你會變成禿頂的!”畫像中觀察已久的夫人終於忍受不了Draco殘害自己的秀髮的行為,好心的給予意見。Draco只輕輕的摇了摇頭,並沒有聽從她的建議。回想起Harry黃昏時的邀請,和臉頰上那個柔軟又温暖的吻,他露出一個甜蜜的笑容。雖然今天不是他們的第一次約會,卻是Draco最深刻、最期待的一次約會。他摸了摸掛在衣服上的胸针,想起了那個主動的愛人,這次是Harry第一次主動要求約會,薄面皮的救世主根本不會做出令自己感到如此害羞的事情,向來都是由Draco提出邀請的。

    為了以最完美的姿態出現在黑髮男孩面前,Draco再次整理自己的頭髮,卻被一把他最為熟悉的聲音打斷。“Dra……Draco!為甚麼你會在這裏?現在才十一點半而已啊!”Harry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裡傳來,Draco連忙收起鏡子和髮梳,四處張望的尋找戀人的身影,卻一無所獲。“Harry?你在哪裡?”,他緊張的向無一人的走廊詢問,他敢向梅林發誓,他剛才確實聽到了爱人的聲音,卻被接下來的景象嚇得半死。

    “我就在這裡!”Harry那凌亂的黑髮突然出現在Draco面前,頭頂上還扒着一只Niffler,他有點煩躁的說。然而令Draco感到如此驚恐的卻不是Harry有點憤怒的聲音,而是聲音的主人現在的身體狀況。Draco吃驚的看着眼前的戀人……的人頭。沒错!沒有身體,只有救世主的人頭,在半空中懸浮着。

    “Har……Harry!這……這是那只臭鼬鼠幹的嗎!可惡!我就知道Weasley肯定信不過!”Draco強忍着尖叫的欲望,咬牙切齒的說一定要為愛人報仇。“Draco?你到底在說甚麼?”Harry的人頭疑惑的問,對於铂金髮男孩的話一頭冒水。“你沒感覺到嗎!你現在只剩下頭頕啊!你……你安息吧!我一定會殺了Weasley那個混/蛋的!”Draco對於一無所知感到驚訝。“噢!你是指這個嗎?這是我的隱形衣,不是因為Ron啦!你看!”Harry終於恍然大悟,他連忙向自家男友解釋,洗清友人的嚴疑。Harry脱下身上的隱形衣,瘦弱的身軀馬上出現,這令Draco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 “不過Harry,你還是不要靠近那只鼬鼠,誰知道他某天會不會真的把你的頭割下來!”Draco還是不太信任Ron,他仔細的盯矚Harry。“Draco!你再叫Ron作鼬鼠的話,我們現在馬上分手!Ron和Hermione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以後不要讓我再聽到你說他們倆的壞話!”一聽到Draco如此討厭自己的好友,Harry氣得怒火中燒,並嚴肅的警告着他。

    “不說了不說了,不要氣我啦!”一聽到‘分手’這一詞從男孩口中傳出,Draco馬上低聲下氣的向自己男人道歉。“哼!你最好真的以後都不說!”Harry惱怒的轉過頭來,不肯理會身旁的愛人。看到如此別扭的救世主,Draco無奈的嘆了一口氣,我又沒有說錯!那只鼬鼠和泥巴種真的很可疑!誰知道他們會不會搶走我的Harry!Draco心想,卻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 他從Harry身後緊緊的擁抱著他,並故意在對方敏/感的耳後吹氣,“Harry你別氣了,還是開始約會好了。”Draco飛快的在救世主的臉頰上留下一口吻,並小聲的耳語。“所以我們是要去哪約會,親愛的?”鉑金髮的男孩詢問,還壞心眼的用Harry最討厭的方法稱呼他。

    本來Harry還真的想跟對方去約會的,不過想起Draco剛才這樣稱呼他的好兄弟,決定要懲罰一下他,Harry推開擁抱着自己的愛人,用翠綠色的眼瞳直視着對方,“我……我們才不是去約會呢!我們可是有一樣重要的任務的!”滿面通紅的救世主回答。